时间:2016-10-22  来源:京剧公众号   作者:蔡亚飞 京剧


如今,还有一个地方能听到原汁原味的传统京剧,实属我辈之大幸!

据悉,三庆园乾隆年间原名为宴乐居,始建年代不详。1790年“三庆班”进京,1796年,宴乐居与三庆班合营并改名“三庆园”,成为四大徽班演出的重要场所。

三庆园距今二百余载,见证了京剧的萌芽、成熟与高峰,多名京剧历史上重要的名角儿都曾在此长期驻演,被视为京剧的发祥地。这座古老的戏楼历经磨难,两度被大火焚毁、放过电影、做过职工食堂,1950年停演,1972年拆除,随后一直作为商业经营场所。

终于,2016年8月18日,三庆园原址重建落成后正式开业,沉寂了半个多世纪的老园子重响皮黄之声,麒麟剧社常年驻演。

因工作原因,10月2日才能来到重新落成后三庆园一睹风采。当日所演剧目为荀派经典老戏《勘玉钏》,老园子听老戏,个中滋味文字不能表达万分之一。相比于装修华丽、科技手段高超的大剧院,古朴的三庆园更能展现传统京剧的原汁原味。尤其三庆园仍保留传统的检场方式,仿佛一下子置身百年前那个京剧鼎盛的时代。

《勘玉钏》由陈墨香先生选自《喻世明言》中“陈御史巧勘金钗细”章节改编而成,1934年荀慧生先生首演,荀先生前后分饰俞素秋、韩玉姐两角儿。整出戏故事情节曲折复杂,人物形象鲜明饱满,前半部悲切切,后半部由喜剧收场。对于演员来说,前后塑造两个性格反差极大的人物,极其考验角儿的艺术造诣。

王梦婷女士当日的演出无疑是非常成功的,一出场即赢得碰头彩,表情、身段、唱腔当代青年演员无能出其右者,整场演出屡屡引发叫好、喝彩声一片。俞素秋以青衣应工,王梦婷饰演的大户人家深闺秀女的优雅气质宛若画中人物,时而呆滞、时而愁闷、时而娇羞、时而焦急、时而忧伤,将剧中人悲苦交织的内心表现的淋漓尽致。亲眼所见,旁边一女性观众为俞素秋的遭遇顿足捶胸,俞素秋自杀时观众眼含热泪。

仅仅几分钟后,一个活泼聪慧,又带有几分泼辣的小姑娘--韩玉姐,亮相观众眼前,韩玉姐与俞素秋人物性格大相径庭,王梦婷表演的毫无旧痕,清新机智的‘韩玉姐’时常引得满堂欢笑,在观众热烈的掌声中谢幕结束当晚的演出。

此外,还特别注意到5月2日在保利剧院演出的《旋风告状》中,王梦婷所展现的跷功了得,不由感慨联想至学艺之艰辛。脚上绑木质小脚,模拟缠足行走,其训练痛苦程度不可想象。(具体可参见娄宇健主演影视剧《荀慧生》,数九寒天,踩着跷在雪地上一遍遍跑圆场,一遍遍摔倒,爬起来再练,再摔倒……直到在雪地上健步如飞;腿绑沙袋,踩着跷跟在戏班车后,在土路上步行百十里等等一系列惨不忍睹的训练后,白牡丹方练得精彩绝伦的跷功。)可见,王梦婷如此深厚的功力背后付出的血汗是言语难以形容的!

和宝堂先生的《画说京剧》里记载了一个故事:昔日,孙毓敏女士远赴悉尼演出,惊动了当地数百名华侨。当皮黄声响起时,这些身在异国他乡的炎黄子孙,有人神情激动、有人流下热泪、有人找孙毓敏签字、有人对孙毓敏说,我原来也在北京住过,那时我家离您家很近呢……其实,这些人在祖国居住时未必喜欢京剧,也未必认识孙毓敏,但是在异国他乡听到京剧的声音,就会有不同的感受,觉得特别亲切。

另一个故事是:美国有位老华侨,有一次他迷路了,老人在高耸的洋楼中寻找自己的家,找了很久还是没有找到。突然,他听到从路边一个窗口传出了京胡的声音,那么熟悉,那么亲切,老华侨眼泪夺眶而出:我到家了!其实他没有到家,但是他的感情找到了归宿,他找到了亲人,因为只有这个声音才是最纯正的乡音!

京剧融汇了中国人的历史、文化、生活和特有的情感,像是潜伏在中国人头脑中的一根神经,只要连起这根神经,就会感到我们同是中国人。

只是,在当下京剧市场,各大京剧院团演出重点在所谓的“新编京剧”,以及屈指可数的几出传统京剧来回来演,勾不起人一丁点现场观摩的欲望。

幸而,三庆园复建了,麒麟剧社成立了,二者强强联合,复演了很多现在听不到的传统剧目,吸引了大批年轻人走进园子,去听京剧,爱京剧。感谢麒麟剧社的传承,之前从未想过到现场听京剧,更想不到还能在小园子里听传统戏,我辈之大幸!

走出园子后意犹未尽,打开APP‘戏曲大全’继续听张学津先生的录音,一路翻阅手机拍摄的演出照片,依旧异常激动。

三庆戏院,麒麟剧社,我辈之大幸,常来……


假象写真情,邪正忠奸,试看循环之理;

今时传古事,衣冠粉黛,共贻色相于斯。

三庆园,更多的是一种情怀……


北京市副市长王宁在三庆园视察指导
新徽班再进三庆园 百年老戏院再续“戏缘”

上一篇

下一篇

三庆戏园,我辈之幸